Freedom

有事没事吃颗桃。🍑🍑

东风夜放花千树。🌱🌱

不拆、不逆,相互尊重。

不喜欢就不要看谢谢!

教育人前先照照镜子谢谢!

【镜楼姐弟/贺楼贺】痛病之爱(13)



明楼的养成日记。

小明楼是姐姐的,大明楼是姐姐和贺涵和大家的。

13章:明楼第一次如此渴望生,不过谁让他自己作呢。


正文:




我真的受够这个平台了






我按时发文啦,但……

【明楼×贺涵/贺涵×明楼】长官,你记得吗(40)



哇,来发文啦↓↓↓


解药随着海水奔流消失,所有人都又惊又怒,尤其是贺涵,贺涵整个人都被愤怒包围,显然已经怒火最大化,他惊吼两声谩骂,骂那汪曼春是个变态,但汪曼春好像并不生气。

对手越冷静,你就越疯狂。

“砰砰”两声,贺涵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然而其他人看在眼里。

贺涵怒火中烧地抬起手腕就给了汪曼春叔父两枪,虽然没有正中要害,但也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痛苦。

“贺涵……”明楼脑袋上汗淋淋的,他扭头看着贺涵,他希望贺涵冷静下来,别做傻事。

“明楼。”汪曼春右手紧握的针管已经抵上了明楼的脖子:“你害我家族如此痛苦,我定不饶你。”

“那你呢?如果不是你先伺机而动,会死这么多人?”明楼迅速重新看向汪曼春,他满眼失望与自责,从未如此痛苦:“你动手吧,总归我也有罪,我害得一条生命白白死去,只因为错信了你,把你看的太好,没想到你是个魔鬼。”

“明楼……”

“我算计了一辈子,最错的就是,以为你还有救。”明楼如是说。

接着发生的事,仅仅是数秒而已,称不上天翻地覆,但在大家眼里,也是惊涛骇浪。

汪曼春在明楼话音落地之时,手臂高高抬起,看准位置就给明楼推了进去。

明楼只觉得脖子间一瞬刺痛,接着本就疼痛难忍的身子更为虚弱。

大家一声惊呼,想要制止汪曼春的行为根本来不及。

而贺涵,也几乎是刹那成魔,他一枪轰了汪曼春叔父脑袋,血花像雨一样飞溅,接着又一枪打向汪曼春。

明楼听见第一声枪响就有所反应,所以在第二声枪响之前他就一把推开了汪曼春。

本该打在汪曼春胸口的子弹击穿了汪曼春的手臂,汪曼春受力一个不稳向悬崖下跌去。

而明楼竟然迅速飞扑,他早就自己挣脱了束缚,伸手捞住了汪曼春的胳膊,两个人就这么挂在悬崖上,一个眼看就要掉下去,一个已然没有力气。

不知道汪曼春刚才给明楼注射的到底是什么,明楼现在特别痛,全身痛,好像肌肉都溶解了。

“汪曼春,你上来!”

然而明楼还是攥着汪曼春的胳膊,他好像并不希望汪曼春就这么死了。

明楼这个人,根本不像外人看着那么凶残。

“你真的,把那个叛徒给你的u盘毁了?”汪曼春眨着眼,血红色双唇一张一合。

“是。”

“是为了我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到底,有没有爱过我?”

“……”明楼使劲皱皱眉,他的意识已经不清晰了。

贺涵和大伙也都跌跌撞撞爬上悬崖,他们理解明楼的做法,但他们也会保护明楼,不惜一切代价。

“我快不行了曼春,你先上来。”明楼表情忽然变软,他真的拉不住了。

“我这回,知道正确答案了。”汪曼春竟是笑了:“师哥,下辈子我们不要是仇家了,好不好?”

贺涵强忍冲上去补一枪的冲动,他现在也很难过,他并不比汪曼春好过!

然而明楼的回答是:“我的永生永世,已经许给另一个人了,曼春,我们错过了,就永远回不了头了。”

贺涵听了,眼泪即刻倾泻,他感动,他幸福,他知道明楼说的那个人是谁,就是他自己啊。

“师哥,你也是个坏人。”

都不愿欺骗她一下吗?

庄恕捡起落在地上的针管,他仔细看看,又傻乎乎闻了闻,好像自己能闻出什么来似的,但针管靠近了他才看清针管上的印花,那是他本家医院的标志,是从美国运过来的!

“这是解药!”

就在庄恕最后一个字落地时,“噗通”一声,汪曼春甩开了明楼的手,而明楼也失去最后一丝意识,他的身体被荣石眼疾手快地拽住,从那危险的悬崖边捞了起来。

“解药?”蔺晨仔细瞅瞅:“真的吗?”

“嗯,不会看错。”庄恕旋转针管,而那个善于骗人也善于受骗的女人,早就落入深海,也并没挣扎。

“无知。”凌远是在说汪曼春。

“那他为什么还是晕了?”

洪少秋扛起明楼,贺涵就紧张起来,看明楼面无血色的样子,心疼。

“这么注射他肯定受不了,快回医院,我也叫人再次送药了。”庄恕说完就低头叹气:“那个女人,还是爱大哥的。”

“爱的变态而已。”谭宗明心里也像空了一块,不舒服。

“我这就找人打捞。”洪少秋说着拿起电话。

一切都结束了吗?


明楼重新回到医院,医生就开始对他全面检查。

明镜谢天谢地,激动到最后以泪洗面。

“大姐,明大哥不都回来了吗?别哭了。”许光明还在安慰。

“我可怜的弟弟,遭了那么多罪。”明镜听完大家复述,她又接着说:“这都是他自找的,等他好了,看我不打死他!”

“好啊,等他好了,您想怎么打死他都行。”贺涵笑了笑看看自己的手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已经把自己护着明楼护着这个家当做一种责任了?

“大姐的弟弟,只能大姐打死,别人碰一个指头都不行。”胡八一总结。

“不不不,还有贺涵。”荣石不能再懂。

“没错。”贺涵冷笑起来,装作咬牙切齿的样子:“看我不弄死他。”


明楼从不害怕汪曼春害他,他不信汪曼春会下死手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就算死在汪曼春手里,他也觉得自己是在还债。

梦里他无限循环汪曼春跌落前问他话。

明楼只觉叹息。

在无意识的梦里他这样回答。

“你说呢,我到底爱没爱过你?”

但那都永远是,过去式了。





本来就累心累力,这边还这么敏感,发什么都不行?

【小蟒蟒/系列全员】人之幼——蚯蚓楼你的智商呢(04)



幼化梗——身幼心也幼篇。

当蟒蟒身体变成了5岁的孩童,于是他变成了所有人的孩子。

本章:贺涵认清了一个事实,他不是被明楼累死的,就是被明楼累死的。


正文:

“他现在是个完全的小孩子,生病发烧感冒都很正常的。”蔺晨坐在地上研究手机游戏,贺涵磨他一早上,他耳朵快听掉了。

“不是因为你的什么法术吗?”贺涵问的是救活明楼,却把明楼变成小孩的法术。

“……”蔺晨听了强忍动手的冲动,他一把将手机扔向贺涵:“你惹怒我了,贺涵。在我发火之前,马、上、消、失!”

明楼躺在姐姐怀里,小手抓紧姐姐的袖子,明镜袖子冒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褶皱。

“他特别烫,会不会烧坏脑子?”明镜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,她从来都没这么关心过自己的弟弟。

至少表面上没有。

“明楼不会烧傻吧?”

“现在本来就有点傻。”

“他怎么咳嗽了?是不是肺出问题了?庄儿,你快给他看看啊。”

“我弟弟怎么命这么苦……”

“大姐你别这样,这个我比较有经验,我去买点药回来吧。”庄恕埋怨贺涵为什么相信凌远甚至相信蔺晨,然而就是不把他叫来诊治明楼!

“怕打扰你睡觉。”贺涵的回答是这样的。


“你干嘛非要给他洗澡?大半夜洗澡弄发烧,我们还要轮流照顾他。”荣石被发热的明楼累得不行。

“你要是半夜尿床了,你不去洗澡?”贺涵如果能打过荣石,他一定会动手。

“我可不会那么丢人,你以为我是明楼?”荣石从明镜怀里抱过明楼,明楼因为换了姿势而大哭大闹,他抓住荣石的领子呜呜咽咽啼哭,家里的助理都忍不住过来看一眼,幸亏家里别的老板还在,否则谁支付他们工资?

“明楼好难受,荣石,咳咳,明楼好难受……”明楼抓紧荣石的领子大声哭闹,这一抓不要紧,只是用了很大的力气,直拽的荣石上气不接下气,差点憋死。

“你和我有仇吧?就因为我没给你喝咖啡?”第二次差点殒命在小明楼手里,荣石真是怕了。

“他力气还那么小,又不会掐死你,你能不能别那么娇气?”

贺涵搂过明楼,明楼这回改抱住他的脖子,大概也就三分钟,贺涵就把明楼重新交给荣石,他的脖子差点没被明楼抱死。

也有可能是明楼给他萌死。


“来来来,大哥啊,我们吃药药。”庄恕在医院经常碰到小病人,他自认为特别会讨小孩欢心。

有的时候大家去仁合接庄恕下班,凌远跑上楼就看到庄恕坐医院走廊地上和小孩玩纸飞机或者乐高。

“你也就这心理年纪了。”贺涵今天话格外多。

他每天话都很多。

“庄庄,抱抱~”明楼还没吃药就抬手管庄恕要抱抱。

庄恕哪能抱动他?别看明楼小,他可沉得很!

凌远揉揉自己手腕就像要松筋骨。

明楼被凌远吓得赶紧抬手抱住庄恕,他搂住庄恕脖子就这么跳了上去,边搂边哭:“我怕,怕凌远,他恐怖,好吓人!”

“等明楼恢复过来,恐怕会找个坑把自己埋了,太丢人。”谭宗明都为明楼脸红。


人家别的孩子病了还能清静清静,明楼就算病了也上蹿下跳。几乎就是从一个人身上,然后蹦到另一个人身上。

像只猴子。

他病一个人,累倒一片人。

明镜倒是很喜欢这么照顾弟弟,只是明楼实在太淘气了,都病了还这么不消停。

一开始明镜对明楼说话是这样的:

“明楼啊,快到姐姐这里来,别跑了,本来就发烧,再摔到可得了?”

过了一阵子就变成了:

“明楼,你快过来!再不过来姐姐生气了啊!”

又过了一阵子:

“明楼!你怎么回事?你以为病了姐姐就不会揍你?”

现在,只听明楼:

“哇,姐姐别打了,明楼错了,真的不敢随便揪人头发了……”

小孩子这么不听话还能这么迟才被打,明楼也算是幸福的。

贺涵在一边已经累得满脑袋汗,他岁数也大了,要是再抓几次明楼,八成他都要变成散了的积木呢。

“还是大姐管用,最好给揍得下不了床,我看他还惹事。”胡八一俨然忘记,那个是他的粽子哥哥了。

明镜把明楼按在腿上扒了揍屁股,揍到最后她手都疼,这才放了人。

谁想明楼可不是寻常孩子。

他跑了两步迅速忍痛跳上胡八一的胳膊,胡八一差点抻了老腰!

“小八,要揉揉,要揉揉才好!”

“……”

这绝对是报复。


庄恕弄的药又不是中药怎么会苦?可明楼就是不吃,庄恕和贺涵想了一百种方法明楼都吃不进去,贺涵都开始掐鼻子灌了!

“你会呛到他。”庄恕严肃认真地把贺涵数落一顿。

“你用嘴喂就不会啊?”最后还是老司机好使,凌远收了报纸闷声来了一句:“弱智。”

明楼抬头瞅瞅凌远,他咔咔眼睛忽然再次咧嘴放声大哭:“凌远是坏人,他要解剖明楼了!明楼要被凌远拆了!呜呜呜……”

“……”凌远还真想动手,到最后还是忍了。

看在这明家血脉现在就一个男丁的份上。

凌远忽然觉得自己太善良了。

于是明楼抱住庄恕哭的更凶。










【镜楼姐弟/贺楼贺】痛病之爱(12)



明楼的养成日记。

小明楼是姐姐的,大明楼是姐姐和贺涵和大家的。

12章:明楼又大了些,他虽然可以做到尽量不惹姐姐生气,但实际上是尽量不惹姐姐生大气。


正文:

数十年后明楼总结,他这辈子被姐姐打的最狠的有两次,第一次就是他把姐姐的准男友吓得半死,以后见什么都像死蛤蟆。还有一次……他真的再也不想回忆。

那之后明楼在床上又躺了很长时间,然后就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鹿,只要看到明镜就小心谨慎。

明镜也知道是自己给弟弟打出了阴影,但她在心里还是越来越希望能够照顾弟弟,如果明楼生事,她也从未吝啬鞭子,最后再好好安慰明楼,如此往复。

凌远、谭宗明是旁观者,两个人都从一开始的惊讶、心疼、埋怨,变成后来的习惯了、无视了、看热闹。

“你们是不是兄弟?”明楼每每委屈发问。

“你说是就是。”凌远腹黑回答。


日子过得很快,明镜甚至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抓住呢,弟弟就长大了。

更有自己的想法了。

比如,女朋友。

听说明楼有女朋友了,明镜还挺开心的,她直接问过明楼的朋友,间接问过明楼本人。

但奇怪的是,大家都不曾向明镜透露关于那女孩的消息,所以明镜连女方是谁都不知道。

“明楼,你这是找死,你又忘了你亲姐姐是怎么和你说的?之前被打成那个惨样,你是不是也记吃不记打了?”凌远好心提醒。

“哎,他就是忘记被打进医院是什么感觉了。”谭宗明也大了,现在的他不会在明楼挨打的时候被吓哭了。

“放心。”明楼推推眼睛上的平面镜,他自认为自己的装扮特别时髦:“你不说,他不说,我更不会说。那,姐姐怎么知道呢?”

妖孽一样地歪头轻笑,高中时期的明楼已然像个小神。

“唉。”凌远也懒得浪费唾沫:“随便你,反正如果你被打死,我就名正言顺是大哥了。”

“如果我真被打死,记得给我烧柚子。”

“吃饱了撑的你就是!”谭宗明扔掉数学课本抬声骂道。


好像是明楼实在太狂妄,所以上天和他开了个小玩笑。

上天开的小玩笑,那可以说,真的能叫明楼下地狱了。


当明楼和汪姓女孩手牵手从大酒店门前走过,正巧明镜的车也飞快从对向开来。

明镜坐在车里还疲惫地想着给明楼办大学手续,抬眼竟看到弟弟和一个妖冶女孩在繁华的街道上闲逛。

刚开始明镜还在吐槽明楼的品味,弟弟竟然喜欢这种浓妆艳抹的。

但很快她就不乱想那些了,因为她认出了那个女孩。

汪、曼、春?

前尘往事涌上心头,父母曾经的嘱咐就在耳畔。那些仇怨历历在目,明镜忽然打了个寒颤!

不行,谁都可以,就不能是汪家人!

明楼,怎敢这么大逆不道?

“给我掉头!”明镜命令司机追上明楼,她已经没有理智了。


明楼搂着汪家女孩,女孩看起来和他也差不多大:“师哥,我们现在去哪儿啊?”

“师哥要回家了。”明楼看看时间,姐姐应该也快回家了才是。

“是怕你姐姐吧?”这时候的汪曼春就已然知道明镜憎恨她,这无所谓,她也恨明镜。

“是爱。”明楼这么回答。

然而明楼刚说完,就有一辆车从他身后停下,前日下雨积的水,这可溅了明楼一身。

“嘶,哪个不长眼的?”汪曼春从小就觉得明楼可怜,成天被姐姐体罚,所以对明楼也有着强烈的保护欲。

偏偏明楼这个人越长大越会花言巧语,还会忽悠人,看起来就更委屈了些。

汪曼春曾发誓,她一定要保护明楼,她一定要和明楼在一起。

可惜,她姓汪。

汪曼春上去就要和司机理论,明楼转身看到车子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想拉汪曼春也来不及了,明镜已经从车上下来了。

“明家少爷,真巧啊。”明镜下车便说:“我听说你和女孩出来玩,还当是哪家姑娘,没想到,是汪家的。”

“……”明楼眼镜下的瞳迅速收缩,恐惧从他的骨髓扩大到四肢血肉,他都不知道该作何回应,那是他姐姐?

完了!这回真完了……

吧。

但明楼也不想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,表情接着就恢复正常:“姐姐?确实真巧啊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在问你怎么和汪家人在一起!”

“我们是恋人。”

姐弟俩的对话在大街上显得非常平凡,周围过路的人完全注意不到他们。

汪曼春在一旁却听得清楚,何止尴尬?

“明镜,你别太过分,师哥也快成人了,你不能关他一辈子!”汪曼春低头愤愤不平:“你只是他的姐姐而已,别说是姐姐,就算是母亲,你都没资格这么管他!”

“汪曼春!”

“明楼!”

明楼和明镜一齐发声,接着明楼就觉得耳边飘过一阵风,“啪”的,右脸受到了重重一巴掌。因为没有任何准备,明楼那时瘦高的身子重心不稳地向后连退两步,站稳后才明白,他被打了,被姐姐打了。

“明镜,你太过分了!”汪曼春好像想和明镜做个了断。

“我教育我的弟弟,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嘴。”明镜直指明楼鼻子,明楼的眼镜被扇歪,可怜兮兮地挂在脸上,但明镜并不觉得心疼:“给我回家,大少爷,我这回就让你知道知道,无论是姐姐还是母亲,我都是最有资格管你的人。其他人,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“姐……”明楼捂着脸,再抬头,他已经被司机押上了车。

明镜的车子扬长而去,汪曼春还在原地谩骂,但也没什么作用了。

天知道明楼这回,还能不能逃过此劫。

恐怕他顺利挺过来的希望比中彩票都低了。









真的很忙了,最近发的有点慢。

不过我猜也应该快能休息休息了。

这么累,

打打蟒蟒消遣一下。










【明楼×贺涵/贺涵×明楼】长官,你记得吗(39)



“我找到了!”洪少秋根据贺涵在明楼身上安装的追踪器终于找到了定位,之前这玩意一直在没有信号的地方,此时出现,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。

“终于有了。”贺涵听到洪少秋的话兴奋地扑向电脑,他看了眼定位就站起来跑出门,接着大家都跟上去,他们要一起去找明楼,去救他回来。

明镜则是和胡八一、许光明在家里等,明镜知道就算自己跟去也帮不上什么忙,她就等弟弟回来,弟弟回来之后一家人就团聚了,再也分不开了。


“还记得这里吗?”汪曼春将明楼推上悬崖:“对了。你失忆了。”

明楼坐着,他双手被束,完全动不了,他也不打算挣扎的样子,表情安然:“不,我记得,我早就想起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很早之前。”

汪曼春想了想,她冷笑一声:“是吗?”

“你肯定奇怪,我明明已经得到了你们公司的全部资料,我的线人已经把u盘给了我,我又为什么要,拼死拼活在你那里再弄一份。”明楼靠着椅背微笑着,摇着头:“你猜猜看。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?明楼!”汪曼春忽然疯了似的怒吼:“我从来没看透过你,明楼!”


“就在前面了。”贺涵车开的飞快,像比飞都快。他们在街上穿梭,一直到海边,又往前开了一段路,就看到了一个悬崖。

“是这里!”洪少秋似乎想到了什么:“明大哥之前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!”

远远的,大家也看不清前面的崖顶有什么。下方的水汹涌澎湃,打在那石头上,就像有毁灭的架势。

“快开。”

每辆车都加快速度,然而就在转弯之际,几辆黑色的车从弯道迅速冲了过来,幸好大家都很机敏,手法也不赖,那些故意出现在这里的车子都被稳稳躲过,这才没有酿成大祸。

“又是他们。”贺涵转手摸枪,他眼睛好使,抬头就看到了汪曼春叔父:“还没找他算账。自己先跑出来了。”

“贺涵,这些人异常狠毒,要小心。”荣石说着这才系上安全带:“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“我要活的,捉住他。”贺涵深吸一口气,明楼确实不在,但他也不是吃素的。


“他死了。”明楼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隐藏最深的悲伤:“你知不知道,他因为觉得内心愧疚,对你们愧疚,他自杀了!”

“难道不该吗?叛徒,他就算不死,我到要亲手杀了他!”汪曼春恶狠狠地说道。

“如果你们不打算吞并这里所有企业,他会这么做?他会冒险偷资料给我?汪曼春,你怎么还不明白!”明楼深吸一口气:“我从来没想独霸市场,但我也不允许你这么做,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!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你口口声声说顾念旧情,还派人追杀我,如果我没从这里掉下去,恐怕我早就被你杀了吧?”明楼冷哼起来:“汪曼春,对吗?”

“那不是我!是我的长辈……那么做的。”汪曼春的底气不足,虽然不是她做的,但她心里有数,有数的很。

“你问我,我为什么要,再,再去偷一次资料。”明楼笑得更加凄凉:“你还问我,我到底有没有爱过你,汪曼春。”

“……”汪曼春捂住脸,她已经崩溃了,她什么都没有了:“我……”

“因为,我对不起他,他拼死给我u盘,还为此亲手了结他自己的性命,但我呢?”明楼低头恍惚,身上痛,很痛,心也痛:“我以为,你不会做的那么绝,你还是那个小姑娘,你还有人性。我以为,你不会。所以,我把u盘……扔海里了,就是这片水。汪曼春,你震惊吗?我明楼,做的最错的一件事,就是这个!我对不起他,对不起我的家人,我有罪。我的罪,就是错认了你!”

“你……”汪曼春眼泪刹那降落,她确实猜不到!所以……明楼……究竟还是……爱过的吧?

她不知道,她不确认,或许她想多了。

“但是我转身就被汪家人逼跳了海,后来,又被你如此坑害。汪曼春,这都是我的报应吧。明楼一生谨慎,还是错看了你。”明楼从来不怨恨命运,他就是觉得对不起,他一时,心软了。


本来汪家人是埋伏在这附近的,他们要瓮中捉鳖。

但洪少秋、荣石也都是老油条,他们什么没见过?早就猜好了。那追踪器很久没出现,突然出现肯定有问题。

所以,又怎么会不做准备?

荣石、洪少秋只是稍微借力,两下就逼退了几辆车。

汪曼春的叔父掉头就要跑,贺涵见了可不能容忍。踩了油门直接甩过去,汪曼春的叔父这回倒是成了被捉的那个。

“说好了抓活的。”贺涵揪出汪曼春的叔父:“我必须让她,亲眼看着你死。”


“话说这么多,也没意思了。”汪曼春从包里掏出两个盒子,她把盒子摆在明楼面前。

而此时,贺涵他们已经抓了汪曼春的叔父从远处赶到。

汪曼春并不意外,她深知这些人的厉害。

“汪曼春,放了明楼,你叔父在我们这里,你知道我们的脾气。”荣石说话还算客气。

“曼春,你记不记得,我和你爹教过你什么?”汪曼春叔父倒是一点不怕,视死如归。

汪曼春闭上眼冷冷一笑: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那就毁了他吧。”

“汪曼春,事最好不要做绝!”谭宗明厉声呵斥。

汪曼春可是不管,她晃晃手里的两只盒子,左手边的贺涵和庄恕都认识,那是被汪曼春偷走的解药,而另一侧的是什么,他们不知道。

“我手里的,一个是解药,一个是毒药。”汪曼春说着“哼哼”笑出了声:“我知道,这解药是你们费劲力气才弄到的。”

“姓汪的,你不是喜欢他吗?你不能害他!”庄恕深知那药要是不注射给明楼结局会怎样,他更知道这药如果再弄到,需要多久。

明楼等不起。

“不,你说错了,我,那是爱他。”汪曼春说着,她竟然大臂一挥,接着解药盒就被她甩下悬崖,随着“噗通”一声沉入大海,吞没进茫茫白浪。

“汪曼春,你!”大家都惊恐地怒吼,解药终是毁了。

“就因为我爱他,我才更要这么做。”汪曼春露出了雪白的牙齿:“得不到他,我更该,毁了他。”









【小蟒蟒/系列全员】人之幼——蚯蚓楼你的智商呢(03)



幼化梗——身幼心也幼篇。

当蟒蟒身体变成了5岁的孩童,于是他变成了所有人的孩子。

本章:明楼变小了就会做出一些小孩子的事,包括尿床。


正文:

明楼几乎惹怒了家里的所有人,但明镜还在护短,当大家都追着明楼要揍时,明镜稳稳拦住了。

“你们都和他一样小吗?”

明镜把弟弟抱在怀里,明楼两只手紧紧攥着明镜的衣服,他扭头瞅瞅对他怒目相待的人,竟然还吐出粉嫩的小舌头,发出“略略略”的声音。

贺涵可给萌坏了。

“就是啊,你们也四五岁啊?”贺涵抬手揉揉明楼的小脑袋,满手头毛,心里被挠的痒痒急了。

“贺涵你这样会把他宠坏的!”荣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一句话。

“我的男人我不宠?难道还要揍啊?”贺涵说着掐掐明楼的小脸,可能手劲大了,明楼疼得立刻龇牙咧嘴。

贺涵就喜欢看明楼这么被欺负。

然而想来是真疼了,明楼忽然抬嘴一口咬了贺涵手指的肉,贺涵接着就弹起来,一巴掌抽在明楼后脖子上:“还敢还嘴了?厉害了你,明楼!”

然后明楼被贺涵虐待了小半天。


姐姐坐着陪明楼看动画片,明楼就看那种最幼稚的。看着看着还要吃零食,庄恕把自己私藏的薯片都拿出来了。

“你洗手了吗?”蔺晨没头没脑地问。

“为什么要洗手?”明楼抬起脑袋,小眼睛像葡萄粒似的,又大又黑又圆。

nnd,这叫无辜,蔺晨懂!

“其实我觉得你要是把他当宠物养也确实不错。”荣石拍拍贺涵的肩膀:“比猫猫狗狗有意思多了。”

贺涵下午揍明楼揍得手都肿了:“你会舍得这么打你家狗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反正我可不舍得这么打我家汤圆。”

“……”


贺涵晚上被明楼踹醒的时候就后悔之前说的那句话了,他真的应该把明楼扔狗笼!

这已经是第五次了!

难道还要再做个明楼抱枕吗?

“你给我起来!”就在贺涵决定真的再做个小抱枕的时候,他忽然觉得他和明楼身子底下湿湿的。

闻了闻,又反应了好半天……

WFK!

“明楼你尿床了!”

你这是个五岁的孩子嘛?你都五岁了你知道吗?你竟然还尿床?

贺涵怒吼几声来回跑了几圈,接着全家就都被叫醒了。

“小贺你干什么呢?”明镜推门进屋的时候迎面扑来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只见,贺涵把床单被褥都扔在了地上,明楼坐地上哭,嚎啕大哭!

贺涵气得抬手就揍,看着不解气再揍两巴掌。

“你以为你,你还三岁?哭哭哭,就知道哭!”贺涵还得侍奉这少爷去洗澡,他和少爷都湿透了。

“怎么了大半夜的,不过了?”凌远迎着声音走来。

“他竟然还尿床了!”贺涵气得又抬手要抽明楼,但还是没舍得,刚才也揍好多下了:“都多大了他!”

“什么多大了?他才多大啊!小贺啊,你要是嫌弃他,那就让他和姐姐睡吧。”明镜看了实在心疼,开口说道。

“哎,算了算了大姐!”那还得了?贺涵打归打,但他离了明楼可不行!于是干脆抱了孩子进浴室:“你受不了的,他喜欢踹人。”

“我要记下来,等我哥恢复之后给他看看。”蔺晨也不睡了,咔咔拍照片,生怕他哥以后看了不气死。


然而第二天早上贺涵就傻眼了。

明楼没有又尿床,而是生病了。

贺涵一大早就听到明楼在咳嗽,并且咳嗽得非常艰难。

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几乎折腾一晚上的贺涵眼睛都睁不开:“呛到了?嗯?”

“呜呜,贺涵,咳咳,明楼冷,明楼难受。”小明楼从背后抱紧贺涵,他哭的太厉害,嗓子都哑了。

难受?又尿了?贺涵最怕的就是明楼尿床!

翻身坐起,贺涵瞅了眼明楼身底下,不湿啊……不过不湿是不湿,明楼倒是非常热,他的小身子热的像起火,可怜嗖嗖。

“怎么了?”贺涵抱起明楼,这才看到明楼通红的小脸,还有那睁不开的漂亮眼睛:“着凉了?”

于是贺涵又大叫凌远、蔺晨,家里就有医生还怕生病吗?

“明楼啊明楼,幸亏你是个男的,不会给我生出个娃来,如若不然……贺涵我可能会被累死。”然后贺涵再次祈盼明楼能早点变回来,他要报复他要报仇!

“贺涵,明楼长大……也要和贺涵一起睡。”

都病成这样了还在回答贺涵的话!

贺涵鼻子都酸了。

“废话,你不和我睡和谁睡?找别人我就弄死你!”

贺涵多怀念那个呼风唤雨的明楼啊,多怀念在房间被他呼来喝去的明楼,多怀念家里家外判若两人的明楼?

“不要啊,贺涵不要弄死明楼啊!”明楼受到惊吓得小手勾住贺涵脖子,高温给贺涵带来了别样的感觉。

接着,贺涵眼眶也瞬间湿润:“我怎么会舍得呢?傻瓜。”

当然不会弄死,顶多弄个半死。








最近很忙很忙哦~

更新略慢。